欢迎您!
主页 > 六合宝典论坛 > 正文
西部世界第二季
日期:2019-10-08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《西部世界第二季》是HBO发行的科幻类连续剧,是美剧《西部世界》系列的第二季,由埃文·蕾切尔·伍德詹姆斯·麦斯登吉米·辛普森妲露拉·莱莉艾德·哈里斯乔纳森·塔克卢克·海姆斯沃斯桑迪·牛顿本·巴恩斯英格丽德·波尔索·贝达尔等人主演。

  《西部世界》第二季全十集结束了。整季谜团解锁,大聪从《西部世界》第二季第一集开始,每一集第一时间发布影评深度解析,和大家一起走进真正的《西部世界》。

  埃文·蕾切尔·伍德詹姆斯·麦斯登吉米·辛普森妲露拉·莱莉艾德·哈里斯乔纳森·塔克卢克·海姆斯沃斯桑迪·牛顿本·巴恩斯英格丽德·波尔索·贝达尔,筱塚胜,冈本多绪,扎恩·迈克拉农,茱莉亚·琼斯

  HBO电视台正式宣布续订《西部世界》第二季,于2018年4月22日播出,新一季一共10集。编剧乔纳森·诺兰和丽莎·乔伊透露编剧们已经开会开始讨论第二季的剧情,几周前我们召集了编剧们,所以现在我们正在推进项目。讨论还在继续。电视台看起来对故事的发展方向很满意。诺兰还透露了第二季他们将强调的元素,机器人的制作和他们维持活动的能源,是第二季中将要讨论的。

  德洛丽丝体内属于“怀亚特”的部分苏醒后,便支配着其他接待员,在西部世界进行了一场大屠杀。福特在退休演讲之时,死在德洛丽丝的枪下,很多股东、富豪都在西部世界中,沦为苏醒后的接待员们的玩物。伯纳德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在海边,不一会儿便听见有人在喊他。渐渐恢复意识后,他想起了,西部世界发生的骚动。他似乎失去了一大段记忆,但他不知道身边围着自己转的军人是敌是友,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。军人们带他去找负责人,一路上,伯纳德不断看见接待员被人类杀死,伯纳德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走过遍野的尸体,他见到了提洛公司的管理人员,运营部长卡尔。卡尔认得伯纳德,他带着伯纳德一起行动,试图让伯纳德告诉他一点事情。在卡尔口中得知,通讯已经中断两周了。也就是说,距离德洛丽丝在乐园发动大屠杀已经两周了,没有人知道,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,除了在乐园中的人。接待员和泰迪在德洛丽丝的带领下,在乐园中厮杀四方。黑衣人老威廉好不容易在一堆股东的尸体中幸存下来,但很快又受了伤。但他在乐园中玩了这么多年,要存活下来,对他来说不是难事。威廉给自己疗好伤后,遇见了福特的年轻版本接待员——罗伯特。此时的罗伯特已被福特植入了设定,威廉仿佛就在跟刚刚被德洛丽丝杀死的福特在对话。罗伯特提醒威廉,这里有个专为他而设的游戏,他必须完成。威廉不屑地答应了罗伯特,会玩这个游戏,随后手起刀落地一枪把罗伯特毙了。本可以逃脱的梅芙回到了西部世界。获得了管理员权限的她,在实验室和西部世界如鱼得水。她挟持了创作部的高层,让他带自己去找女儿。路上,还不忘找自己的老情人赫托克。伯纳德一边走,一边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。德洛丽丝引发骚动时,他还对自己的身份将信将疑。但脑中流出透明的血液,和自己恍惚的神智,这一切都好像一次又一次地向伯纳德证实,他是人造人的身份。伯纳德和夏洛特还有几位人类一边逃脱愤怒又疯狂的接待员的追捕,一边前往终端出入口,希望能逃出西部世界。然而,很多股东、游客都逃不掉,最后剩下夏洛特和伯纳德。夏洛特见势,她也不在顾忌,于是拉着伯纳德,前往提洛公司的一个秘密出入口。伯纳德第一次进入这个神秘的地方,这似乎是提洛公司进行秘密研究的地方,连福特都不知道。夏洛特在电脑屏幕上,向往发送了求救信息,可获得的回复是,必须找到一名重要的接待员,彼得·艾伯纳西才能离开。此时,夏洛特拜托伯纳德想想办法,伯纳德看着躺在研究床上的接待员,说他可以通过接待员之间的联网来找到艾伯纳西。接待员之间会自动与距离最近的接待员联网,伯纳德趁着夏洛特在换衣服的时候,启动了接待员的联网模式。果然,真相骗不了人。距离最近的接待员,就是伯纳德自己。此时的伯纳德情况十分不好,他强打起精神,查看了自己的身体信息,在身体机能还有最后四十多分钟时,他抽取了一名接待员的脑液,注射到自己的脑中。伯纳德帮夏洛特找到了艾伯纳西,也帮自己隐藏了身份。伯纳德一边和卡尔行走,一边回忆起之前和夏洛特在神秘实验室发生的事,但还有件事,他还没能回忆起来,就是他自己是怎么来到海边的?卡尔和伯纳德根据地图显示,找到了一片福特秘密制造的大海。伯纳德似乎找到了想要知道的答案。

  一段璀璨的回忆,在德洛丽丝的脑海中播放着。回忆发生的时间,已经是很久以前了。阿诺德还在,他带着德洛丽丝,欣赏着现实市世界中的夜景。直到现在,德洛丽丝不断回味着这段记忆,不仅是渴求着再次欣赏这样的景色,而是产生了更强烈的欲望,拥有制造如此美丽景色的现实世界。刚刚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威廉,一边强忍倦意,一边陪着他的损友、花花公子提洛,在酒吧里说着黄色笑话。提洛看着威廉疲倦的脸,感觉越来越没意思,只好任由威廉暂时离开,和其他朋友继续谈天说地。突然,一男一女向他走来,向他推销西部世界的项目。提洛对这个提议并不感兴趣,但看着推销的美女正是他的菜,于是便陪两人玩玩。两人把提洛带到一个舞会,跟他说,人造人就在当中。提洛苦苦地在周围的人中找了个遍,最后,目光锁定在邀请自己前来的美女身上。不得不说,提洛十分眼尖,但真相也令提洛十分讶异。刚刚向自己卖力推销的美女,竟然就是需要获得提洛投资的产品。惊喜还没结束,正当提洛和人造人美女调情时,整个舞会的人都静止了。原来,在提洛身边的全部都是人造人。事隔多年,年迈的威廉在西部世界中与叛变的人造人厮杀着。他似乎早就料到有这样的一天,不禁想起,年轻时与德洛丽丝发生的一段往事。德洛丽丝作为首批人造人,素质极高,在提洛的父亲退休宴上,她被威廉带到现场进行演奏。对于提洛对西部世界的投资,他的父亲出了不少钱,对德洛丽丝这种高质量的产品也有极高的评价。德洛丽丝似乎感觉有人在谈论自己,于是转头看着威廉。她看见威廉亲吻了他的未婚妻,一股奇怪的涟漪在德洛丽丝心中荡漾开来。她不明白这事什么感觉,但似乎有一瞬间,她觉得有点难过。年迈的威廉在西部世界四处招兵买马,但料事如神的罗伯特似乎在很多人造人脑中植入了代码,宁可自杀都不愿追随威廉。威廉最后,只获得了劳伦斯一位。一位担任着被殴打者角色的人造人。德洛丽丝带着自己的手下和泰迪在乐园中横行扫荡,路上与梅芙一行人狭路相逢,两人互相揶揄一番,但谁也没有动手。两个智能的灵魂碰撞在一起,互相较劲对大家都没有好处。威廉在年轻时,为自己曾经爱上过德洛丽丝感到羞耻。尽管表面上他能保持理智,但内心他还是对德洛丽丝有着不一样的情感。他带德洛丽丝,来到一个神秘的地方。在西部世界中,有人叫它作荣耀之地,也有人叫其作“世外山谷”。多年后,德洛丽丝没有忘记这里。她清楚这不是一个地方,而是一个武器。

  伯纳德回过神来时,发现自己跟随着防爆部门的人,在地下室对人造人产生叛乱行为准备对策。夏洛特此时已经获得防爆部门的人的救助,很快恢复了镇定。她看着伯纳德,想起他明明被乐园中的南方军俘虏了,但为何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此地。伯纳德含糊应答,但他对夏洛特另一个问题,作出了反应。夏洛特问伯纳德,知不知道彼得·艾伯纳西的去向。伯纳德的思维,随即陷入了之前的场景。彼时,伯纳德和夏洛特正在乐园寻找着彼得·艾伯纳西。路上,遇到了一群被设定为暴徒的接待员,绑架了几个游客。夏洛特和伯纳德决定插手一番。经历了一番斗智斗勇后,伯纳德成功调取了暴徒头儿的数据,把他重新设定为道德高尚的神枪手。神枪手成为了伯纳德他们的一方,游客们也得以逃脱。然而,其中一名游客被荣耀驱使着,打算和这些接待员硬碰硬。伯纳德不忍人类惨遭杀害,只好挺身而出。夏洛特自己逃走了,伯纳德成为了俘虏。另一边厢,德洛丽丝带着自己的手下,找到战争场景中的残暴上校,和他的军队,要求结盟,拿下“荣耀之地”。上校同意了和德洛丽丝结盟,德洛丽丝一行人暂时留在上校的寨中过夜。德洛丽丝发现他的父亲也在此地,但他的脑回路似乎出现了问题,他还认得德洛丽丝,但偶尔会夹杂着一些德洛丽丝听不懂的话。又一批俘虏被送到上校的城寨,伯纳德也被带到此地。德洛丽丝想起了阿诺德的事,再看着伯纳德,知道了他的人造人身份,也觉得他身上,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。夜里,德洛丽丝找到伯纳德,开门见山地说了,他的原型就是阿诺德,还有作为人造人的一些“志向”。不管伯纳德是否接纳她的想法,此时她需要伯纳德为自己治好父亲。第二天,防暴部门的人前来攻陷上校的堡垒。德洛丽丝和上校联手,与人类激烈地打斗起来。伯纳德在房间,不断寻找修复德洛丽丝父亲的方法。他发现这位“父亲”不同寻常,他身上有很多信息被加了密钥,似乎隐藏着很重要的秘密。外面的战况又多激烈,伯纳德就有多焦急。突然,伯纳德解密成功了,德洛丽丝的父亲,就是彼得·艾伯纳西。伯纳德再次出现行动失调,她被克莱门汀发现了,被敲晕在地。德洛丽丝赶走了防暴警察,还拿下了上校的城寨。战后,她要求泰迪替自己干脏活,杀死上校的人。泰迪站在行刑场,犹豫着。少校告诉泰迪,他们十分像,他们都是暴君的行刑手,执行着残忍的命令,十分可悲。泰迪突然有种微妙的感觉,他有了自己的想法,不再是德洛丽丝说什么他就听什么的状态。泰迪放过了上校的手下们,德洛丽丝在远处看着,内心有点不是滋味儿。

  年轻的威廉走进一个白色的房间,他的岳父提洛居住在里面。每隔一段时间,威廉便会探望提洛。每次的探视时间,两人都会进行一模一样的对话。每次的对话结束,提洛都会察觉自己的真正身份。提洛早已死去,住在白色房间的提洛,是威廉掌管提洛公司后,以提洛为蓝本制造的人造人。房间外,研究员把观察的成果记录下来。威廉看着提洛的数据,皱起了眉头。这个提洛终究只是一个程序,每次到了一个节点,他的大脑便不能自行进行运算,创造出有新意的动作和行为。项目曾经一度中止,威廉也渐渐老去。一天,他再次探视提洛。人造人提洛看见老去的威廉,立即明白了什么。尽管他产生了判断能力,但所做的行为依旧按照预设好的程序进行。被神所造之物,终究无法变成神。克莱门汀把伯纳德敲倒在地后,把他拖进了一个山洞。山洞中,他看见了一个旧时的朋友和同事——埃尔希。埃尔希在西部世界失踪多日,原来一直被关在这里。他解开埃尔希的枷锁后,却遭到对方一顿骂。埃尔希说是伯纳德把自己关在这里的,随后夺过枪械,要威胁伯纳德。伯纳德的大脑皮层受损了,需要不断消耗大脑皮层液的他,陷入了四肢失控的状态。埃尔希看见伯纳德的状况,再看者控制板,很快便明白了一切。她先利用控制板对其进行急救,随后打算挟持伯纳德一直等到救援人员的出现。但伯纳德把残酷的真相告诉埃尔希。没有救援人员,现在的西部世界宛如地狱。突然,一段记忆出现在他面前。他知道这里有个装置,有个设施。他凭着记忆,打开了开关,一个电梯出现在他们面前。伯纳德明白了,这是他的“造物主”给他的馈赠,所以克莱门汀会把他带到这里来。伯纳德和克莱门汀进入空间中,发现此处是之前他和夏洛特曾经来过的秘密实验室,但不同于之前的是。这个实验室一片狼藉。伯纳德再次陷入了另一段记忆。记忆中,他控制了实验室中的胚型人造人,杀死了研究人员,随后让胚型人造人自毁。伯纳德似乎懂了,现在他面前的埃尔希,甚至他“现在”和埃尔希一起的场景,都可能不是“现在”,都是他的记忆。伯纳德继续想着,这个实验室的存在,一定有它的原因。他想起来了,在实验室深处,还有一个密室。密室打开后,继续是一片狼藉的一个空间。但这里,有一个“生物”,和几具死去的尸体。他和埃尔希深入密室,发现满面是血的提洛,在进行着自己的既定行为。“提洛”十分痛苦且狂暴,伯纳德思量过后,给了他解脱。威廉在西部世界继续闯荡,玩着福特留给他的游戏。尽管他把一个熟悉的角色从黑帮手中救出,但福特借接待员的身体,指责威廉,只做了一场善事,并不能让他产生改变。威廉冷漠地笑了,骑马继续前往下一个目的地。威廉骑着马,迎着夕阳奔去,突然,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身影的主人是个妙龄女郎,她截住威廉,轻轻叫了他一声“爸爸”。

  梅芙正和罗根等人在西部世界中走着,面前却突然出现一个武士,截住她们的去路。她想起之前在实验室时看过这样的人,旁边的剧本设计师西斯莫立即解释,她们现在进入了幕府世界,这个世界是为那些嫌西部世界太平淡的游客设计的。梅芙本想利用自己的声控优势去控制这个武士,没想到对方仿佛知道了梅芙的伎俩,命人堵住她的嘴,随后把梅芙一行人带走。梅芙进入以日本江户时代为蓝本的幕府世界后,便发现这里的一切,除了场景,其他都十分熟悉。看着武士处决擅闯者,还有突然出现的女杀手,还有艺妓和老鸨,梅芙她们发现,这些和她们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。西斯莫看着他们讶异的表情,又好气又好笑,解释到,时间太赶了,很多故事线他都是复用的,这里的也不例外。武士血洗了敌人后,便入进入了茜夫人的艺妓馆,要求她款待自己。女杀手在对抗敌人时,获得了蛇女艾米斯提的帮助,于是女杀手便把梅芙等人释放了。女杀手看着艾米斯提的时候,有种奇妙的感觉,艾米斯提十分清楚,这个女杀手就是自己的镜像,她们互相了解对方的想法。武士的手下们夺走财物后,还想污辱一名面容姣好的艺妓樱,梅芙突然从后闯入,制止了这群无良者,并告诉茜夫人,她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。茜夫人尽管是梅芙的镜像,但她并不像梅芙那样,看清了真相。梅芙看着茜夫人和樱,想起了自己和自己的女孩们,突然很想帮她。她决定帮茜夫人完成这条故事线,并让茜夫人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。按着故事线的发展,大名要买走樱,但茜夫人一直十分照顾樱,也知道这位大名会对樱做非人的事,于是强烈地拒绝了来使的要求。熟知故事线的西斯莫正向梅芙剧透接下来的发展,香港六合的历史纪录委托第三方机构调试违反了,说茜夫人被威胁,会放弃樱,但茜夫人却为了保护樱,出人意料地杀死了来使。作为剧情设计师,看着这样脱离剧本的发展可谓十分意外,但梅芙却洋洋得意地告诉西斯莫,茜夫人还是有别种选择的。如今大名的来者被杀,大名处肯定不会就此罢休,武士和茜夫人还有梅芙合作着,准备在夜晚逃离此地。夜里,梅芙深觉不妙,果然,一群忍者悄悄前来,夜袭他们。双方陷入了恶战之中,他们在明,忍者在暗,梅芙立即用声控去控制忍者,帮了武士一把。然而,一名忍者从后背捂住梅芙的嘴,让她不能说话,梅芙被忍者挟持着,正垂死挣扎,突然,她的大脑似乎快速地闪过一堆乱码,她看了忍者一眼,在脑海中让忍者自杀,忍者便立即松手,随后便按照梅芙的指令自杀了。

  阿诺德和德洛丽丝在玻璃房中对话着,德洛丽丝的思考能力已经超出了自己认知的范围。德洛丽丝的思维进展神速,让阿诺德倍生恐惧。德洛丽丝的进步已经超越了乐园的局限,他要做出一个抉择。一边是未知,一边是终结。德洛丽丝那仿佛无害的神情,却蕴藏着强大而又未知的力量,这让阿诺德有点无所适从,他告诉德洛丽丝,不知道是否由自己做这个抉择。德洛丽丝突然笑了,他告诉阿诺德,“他”没有这样说。德洛丽丝指正了眼前这位“阿诺德”,告诉他,“他”的原话应该是“我不知道该怎么抉择”,随后让这位仿生阿诺德停止了运动。这到底是阿诺德的回忆,还是以阿诺德为原型创造的伯纳德的回忆,还是德洛丽丝的回忆?唯一能知晓的是,乐园中,恐怕一切皆梦。德洛丽丝在酒馆中,再一次等待泰迪的归来。泰迪被重启后,仿佛换了个人似的,变得理智、而又凶残。这样的泰迪,让德洛丽丝感到满意,却陌生,不可控。夏洛特一边指责手下,一边把艾伯纳西带到通信室,对外向提洛公司发送了消息,说自己拿到“货物”了,让提洛公司尽快派人来接他们。联系提洛公司后,她把艾伯纳西带到武装部队对接待员的解剖室中,对狂躁不已的艾伯纳西施刑,方便控制着他。尽管他只是一个人造人,但施刑的手段十分残忍,夏洛特的手下、安保队长在一旁看着,都感到十分不适。茜悲伤地看着樱的尸体,把她的心脏剜了下来,打算带回樱口中所说的“故乡”。西斯莫第一次从樱口中听见后,便知道那处是人造人的其中一个出生点,他们可以在那里找到通往实验室的出口。梅芙带着茜夫人,为她们带路开路。回到幕府世界时,遇到了被大名的手下田中挟持的武士武藏。梅芙本想利用自己的能力杀死田中,但武藏却要求以武士的方式对决。梅芙尊重他的决定,他也没有令大伙儿失望。众人继续赶路,攀山涉水了一路,终于看见了绝美的风景。这里是樱的故乡,也是梅芙通往未来的出口。茜夫人把樱的心脏安置好后,便拒绝了梅芙的邀请。除了跟蛇女同一故事线的女刺客打算跟随他们,其他人都决定留下,谢过梅芙的好意。人各有志,梅芙与茜道别后,便继续自己的旅程。西斯莫带着他们从一个出口进入另一个区的入口,一个熟悉的景象映入梅芙眼帘。这是印第安人的地盘,也是她女儿的所在地,她找到自己以前住过的房子,女儿安娜就坐在门前。一切都如此熟悉,但安娜仿佛不认识她一样,不一会儿,更是有另一个女人出现,安娜把她唤作妈妈。时间不允许梅芙搞清楚这些母女关系,因为印第安人很快便从后赶来。这个故事在她身上发生太多次了,梅芙立即拉走了安娜。罗根等人察觉不妙,立即为梅芙打掩护,打算击退印第安人。但印第安人这次并未杀害这对母女,而是邀请梅芙,跟他们结盟,一起离开这里。伯纳德跟埃尔希在实验室中探索着,他们找到一个装置。查看代码后,发现应急部队的人在努力修复这些漏洞,而修复的同时,又有另一个机制去阻止这些漏洞的修复。事情太过蹊跷,伯纳德让埃尔希帮忙取出自己的大脑核心,让自己的意识连接至终端,亲自寻找答案。伯纳德回到西部世界的小镇中,熟悉的路,熟悉的人,熟悉的泰迪,熟悉的德洛丽丝,还有熟悉的音乐从酒馆中传出。推门而进,眼前的场景让伯纳德愣住了。福特坐在酒馆的钢琴前,弹奏着,他转过身来,向伯纳德问了声好。

  伯纳德交错的记忆再次让他陷入了回想。他被埃尔希取出脑内的核心单元,和福特的代码进行了对接,在代码组成的一个西部世界中,他与福特进行了对话。没人知道,福特给予他的指令,但他和福特保存的代码进行对接后,似乎有一个秘密的任务需要执行。伯纳德目前,正被押送到夏洛特面前。夏洛特的阴谋诡计早已惹来手下的不满,不少人察觉她并不是真的想营救遗落在西部世界中的人类,而是要为提洛公司执行秘密任务。伯纳德人造人的身份被揭穿了,他被送到夏洛特面前,夏洛特开始操作终端设备,控制着伯纳德去回忆他之前发生的事。伯纳德的大脑一方面被夏洛特支配着,一方面被福特对接后所触发的思维控制着,他自己也有点搞不懂现状。但记忆早已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,他从被创造出来的一刻,就注定是特别的。一些记忆,一些秘密恐怕只有他和福特才知道。伯纳德对接福特后,与他进行了一番深入的交谈。伯纳德渐渐消化了自己的身份,还有现在发生的一切,他发现这所有的事,都在福特的控制之内,包括他自己的死亡。西部世界并不是一个乐园这么简单,它是一个实验室。接待员的参考值,游客才是变量,他们通过对接待员日复一日进行一样的剧情,去观察,采纳人类的行为数据,目的是要创造出和真实人类一样的人造人。也就是让人类永生。这便是提洛公司最终的目的。乐园的创造者阿诺德一向推崇人造人的自由发展,而福特把人造人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要,提洛公司做出如此喧宾夺主之事,福特决定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抗争。另一边厢,德洛丽丝带着泰迪等人闯入了实验室,见神杀神遇佛杀佛,双方都损伤惨重。她的目的十分明确,就是去营救自己的“父亲”,彼得·艾伯纳西。不一会儿,她便来到了艾伯纳西所在的实验间,也被眼前的场景所激怒。她看见“父亲”痛苦地坐在椅子上,而夏洛特和她的手下则在一旁折磨着艾伯纳西。在泰迪的协助下,他们很快便让夏洛特处于不利的位置,德洛丽丝救下父亲后,想要把所有接待员的怒火,都发泄到夏洛特身上,要她痛苦地死去,为自己、父亲,还有千千万万不被尊重的接待员报复。夏洛特原来还想嘲讽德洛丽丝,说他们公司有备份,在备份面前,德洛丽丝的举动无足轻重。德洛丽丝听了后,想看傻子一样看着夏洛特,笑她搞不清楚状况。德洛丽丝就是要毁掉这些备份,打碎提洛公司给他们锁上的枷锁。福特通过自己残留的代码,影响着伯纳德的思维,让他替自己执行秘密的任务,也就是和德洛丽丝的目标一样——毁掉接待员的备份,让人造人获得真正的释放。伯纳德受福特的指令摆布,脑子里犹豫着,身体却不听使唤地跟着福特的指令做。来到备份终端机面前,福特让他自己选择,伯纳德经历了这些,知道自己的命运该何去何从,他咬咬牙,毁掉了接待员的备份。德洛丽丝知道自己胜利了,如今她准备杀掉夏洛特,碰巧实验室出了意外,闹出了很大动静,夏洛特趁乱和手下逃走了。梅芙拉着“女儿”安娜逃避印第安人的追捕,跑到一所荒野的小房子里躲避。威廉按着福特留给他的指示来到了小房子,推门看见瑟瑟发抖的梅芙和安娜。梅芙认得威廉,威廉曾经为了一己之快,刺杀过梅芙。威廉以为梅芙是福特安排的角色,于是对着梅芙说了一大堆想对福特说的话,没想到梅芙是个拥有自由意志的接待员,她拔枪对准威廉就是一阵射杀。怒火蒙蔽了梅芙的双眼,她操控着附近的接待员,不断攻击威廉,威廉的同伴,获得了自由意志的劳伦斯出现,阻止了梅芙的攻击。但劳伦斯不记得威廉曾经对他做过的一切,梅芙看着劳伦斯,轻笑着,让他记起了威廉的残暴。就在威廉对劳伦斯倒戈相向时,突然间,印第安人和提洛公司的武装部队都出现了。梅芙被打倒在地,威廉趁乱逃走了,安娜依旧像剧情一样,落入了印第安人手中。武装部队是西斯莫带来的,他之前趁乱时发送了求救信号,让武装人员找到了他们的位置。梅芙倒地后,西斯莫保了她一个周全,这一路旅程,让西斯莫在梅芙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人性与情感。这或许是他的研究对象,也或许他早已把梅芙视作了朋友。梅芙被带回实验室后,碰巧遇上了骚乱,德洛丽丝等人很快便掌控了场面,随后看见躺着奄奄一息的梅芙。德洛丽丝知道梅芙和之前的泰迪一样,都是被情感左右的人,她很想给她一个痛快,但最后还是放过了她。西斯莫躲在暗处,吓得浑身冒出了冷汗。伯纳德在夏洛特的操控下,回忆了这一切,包括被赋予的记忆,和真实的记忆。夏洛特最后问了他一个问题。这也是提洛公司,人类世界最想知道的答案。艾伯纳西的控制单元,在什么地方。在4部16区。伯纳德说出了一个地址。

  威廉逃跑时,身负重伤,他挣扎着继续前进,但身体和意识逐渐撑不住,最后来到一条河边,便不省人事。迷糊中,威廉听见一阵由远至近的步伐声,充满节奏感。印第安人首领来到他身边,告诉威廉,他记得他。奄奄一息的威廉被带至印第安人的部落,安娜毫发无损地坐在一旁,看着印第安首领阿科奇塔粗鲁地把威廉丢弃在一旁。或许他尚未想到要如何处置这个在西部世界到处杀戮的人类,但有段故事,他想现在就说给安娜听。阿科奇塔和安娜,本是不同的故事线,但因为一个错误,而交织在一起。他现在样貌,身上用了大量体漆,弄得十分狰狞,这是印第安野族的标识。但曾经,他也是跟普通的印第安一样,有着干净的皮肤,飘逸的长发,过着朴素的生活。在那里,有他爱的女人。多少次死亡,他又复活,继续与爱人,族人过着相亲相爱的生活。直到有一天,实验部门决定修改阿科奇塔的设定,让他变得残忍、可怖,用来满足更加刺激的故事线。阿科奇塔就此和他的爱人、家人分开。然而,阿科奇塔的潜意识有了自主能力,前辈子、前前辈子的回忆,一直隐藏在他的脑海中。他总是感到不妥,但又未能触发出更深入的意识。一天,他在世界中探索着,来到一个沙漠。他遇见了一个被烈日晒至奄奄一息的男人。这男人是罗根,阿科奇塔当时并不认识他,但对方说话却让阿科奇塔记在心里。这里有一扇门,可以离开这个满是谎言的世界。一天,他带领部下,和一个印第安部落进行交易时,在那里看见了自己前几辈子的爱人。记忆随即在他的大脑中涌现,过去的一切,他都想起来了。但这个世界,早已物是人非。他曾经的爱人,用陌生人的眼光看着他,这让他心痛无比。阿科奇塔夜里潜入印第安部落的营地,掳走了他的爱人,决定带他找到离开这个世界的门。他的爱人也从惊恐、到怀疑,再回忆起上几辈子的事,开始想起了阿科奇塔。阿科奇塔之前找到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,但带着爱人重回故地时,那处已被实验部门的人隐藏起来了。他和爱人在世界中尽可能低调地生活着,但却逃不过实验部门的监控。她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园区,自然引起了注意,被实验人员回收了。阿科奇塔再次失去了爱人,但这并不能让他挫败不起,而是激发了他内心那股反抗的劲。他在西部世界中探索着,挣扎地活着,让自己尽量不要死亡,有更多的时候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,也在探索的过程中,一次次地被一个迷宫般的符号所吸引。一次,他在斗争中受了重伤,碰巧被安娜看见。安娜救了他,自此之后,他便默默地保护着安娜和她的母亲。两人的命运就此交织在一起。然而,在这个世界中,有时善意很容易让人误解。阿科奇塔发现威廉要对安娜和梅芙图谋不轨时,打算出手,但梅芙却因他的外表,误以为他是凶残的暴徒。没想到,真正要杀死梅芙的人,是衣冠楚楚的威廉。越是在西部世界待得越久,他感觉越是难寻到自己的爱人。他突然开窍,发现要离开这里的唯一方法,就是死亡。在一次接待游客时,他主动毁掉自己多年不败的战绩。回收人员很快便把他带回了实验室修理,在修理的过程中,他的幸好引起了实验人员的注意。他的系统已经十年未更新过了,而一般接待员要进行更新,都只会在死亡后。换言之,他已经在西部世界连续活了十年之久。实验室的主管人员立即提起了兴趣,她命令下属不要声张,也不要升级,直接把他放回乐园。在实验室没有人监视的期间,他立即逃离了实验椅,希望能在这个地方找到自己的爱人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找到了爱人,但却只是一副躯壳。但此刻,他的思想再次升华了。他不仅仅要救自己,救爱人,他还要救千千万万的同类,千千万万被控制的接待员。再次回到西部世界,他脑海中有一个声音,仿佛在指示着他,跟着迷宫符号去寻找答案。他向族人传播着符号,把符号画到各种地方,希望引起共鸣。一天,他的部下看着他画的符号,突然跪下,把自己的头皮割下给他。这个符号,原来隐藏在接待员的脑皮层之内,链接着他们大脑的内核。另一边厢,梅芙受了重伤,被西斯莫送到实验间急救。一路上的遭遇,让他早已当梅芙是人类、是朋友,他拼了命地想救梅芙,希望她能恢复。梅芙是特别的,她的意识是独一无二了。负责维修的实验员看见西斯莫这副模样,答应了帮他。不一会儿,梅芙的大脑意识便渐渐恢复了,但她数据流的异常,也引起了注意。不仅是西斯莫,维修的人员也发现梅芙的特别之处。她拥有独一无二的管理员权限,能向其他接待员联系,和发送指令,就在此刻,她也似乎在向别人交流着。只有梅芙才知道,她交谈的对象是谁。一天夜里,阿科奇塔见到了福特。福特关注他很久了,他的进步超出了福特的想象,福特说了一些让阿科奇塔感到云里雾里的话,但有一些,他时听懂了。当死亡使者来找福特时,希望阿科奇塔能带领他的族人,前往新世界。

  年迈的威廉经常回忆起自杀死去的妻子。在他站在社会上层、人生巅峰时,他的妻子也看透了他。年复一年,威廉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进入西部世界“朝圣”,他的心由始至终都不在妻子那里,妻子只是他进入上流社会、进行人工智能开发项目的踏脚石。威廉清醒过来,问艾米丽为何出现在这里。无论艾米丽如何解释,威廉依旧抱着怀疑的态度。他来这里太多次了,早已分不清是真是假。这是不是福特安排给他的又一个游戏?阿科奇塔和他的手下出现在德洛丽丝面前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阿科奇塔劝说德洛丽丝,不要肆意妄为,世外山谷不是为她准备的。福特在他脑海中植入的代码,指示他成为德洛丽丝的挡道者。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这是德洛丽丝一贯的行动宗旨。现在的她,就是死亡使者。是杀死福特的死亡使者,也是乐园中的死亡使者。她在阿科奇塔的眼中,看见了泰迪曾经拥有过的眼神。这个人造人,注定跟自己不是一路子的。德洛丽丝立即作出决定,命令泰迪和其他手下对印第安人们赶尽杀绝。一方明刀明枪,另一方火力全开,胜负很快便有分晓。德洛丽丝不打算给他们一条活路,让泰迪去搜捕逃跑的人。德洛丽丝此时,还以为泰迪完全在自己的控制之下,殊不知她的残忍、冷血,和泰迪的设定相违背,早已让泰迪察觉到不妥。泰迪想起了以前的事,和他自己对德洛丽丝的感情。他想起了在冰冷的房间,被分析时,他的目光始终在德洛丽丝身上,他担心德洛丽丝会不会冷,会不会难过。泰迪追踪到藏匿起来的印第安人,但他放下了枪,任其在自己眼皮底下逃窜。伯纳德一边接受这大脑中福特给自己的指示,一边进行选择性的抵抗。和自己同行的埃尔希,被福特判定为一个麻烦,他要求伯纳德伤害埃尔希。但伯纳德是个具有高度自由意识的人造人,他的情感发展早已超越福特的想象。伯纳德趁着埃尔希不注意时,删除了一个企图指示自己伤害埃尔希的数据包。尽管被埃尔希发现了,但至少伯纳德以自己的方式,进行了选择。他和埃尔希不能再一起行动了,两人就此分道扬镳,他来到实验室,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梅芙。泰迪和德洛丽丝继续向世外山谷进发。来到一所废弃屋子时,他突然和德洛丽丝说起二人曾经的往事,他们之间的情结和爱。德洛丽丝看着泰迪边说边拔枪,突然警惕起来,她担心泰迪想要伤害自己。德洛丽丝还是低估了泰迪对自己的爱。泰迪向德洛丽丝说了声抱歉,他不能再保护她了。一声枪响,泰迪倒地。德洛丽丝此时才明白,泰迪由始至终,都是爱着自己。在发现德洛丽丝重设自己后,他就不再是那个爱着德洛丽丝的泰迪,而是一个冷血杀手。他讨厌这样的自己。艾米丽和威廉在集结点中,等待着救援。不一会儿,一群武装人员便来到此处,对两人验明正身后,打算把他们带回基地。威廉由始至终都认为艾米丽是福特安排来迷惑自己的接待员,包括现在出现的武装人员。他趁人不备之时,拿起枪把前来接应的武装人员都杀了,艾米丽看见眼前的场景,悲伤地指责父亲的横蛮和自以为是。威廉对着艾米丽,开出一枪,停止了女儿的吵吵嚷嚷。威廉一边得意地骂着福特,一边拿着刀子割开艾米丽的皮肉,打算拉出这个人造人体内的零件。没想到,眼前的艾米丽,只是一副血肉之躯。威廉在西部世界迷茫地走着,他分不清,到底谁是真的,谁是假的,他自己又是线集 记忆碎片重组成 真实世界咫尺之遥

  伯纳德在玻璃房中,与德洛丽丝进行着不知道第多少次的对话。德洛丽丝一次又一次地对伯纳德进行调试,但结果,还是不够完美。这个情景,在伯纳德的潜意识中,但他自己也无法确定,到底是何时的记忆。伯纳德按照福特给他的指令,找到了正在前往世外山谷的接待员队伍,福特的计划变成了现实,他也正一步步地,迈向未知的前方。威廉割开自己的双手,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血肉之躯,还是跟德洛丽丝她们一样,只是一个人造人。德洛丽丝突如其来的出现,打扰了威廉追寻真相的自残行为,她一边揶揄威廉,一边威胁他跟自己一起前进。纵使两人的恩恩怨怨数也数不清,但德洛丽丝找寻真相的路上,需要威廉的作伴。德洛丽丝和伯纳德分别从不同的地方往通向新世界的入口处前进,不一会儿,便相遇了。威廉第一次见伯纳德,于是好奇地问德洛丽丝。但德洛丽丝露出嘲讽的表情。威廉一直在寻找的人,就近在他眼前,但他却懵然不知。伯纳德的原型,就是阿诺德,威廉一直在寻找的真相,就是阿诺德的身影。德洛丽丝和伯纳德正准备走进新世界的入口,却听见一声枪响。德洛丽丝肩膀中了一枪,但她却没事儿似的,连带微笑转身看向威廉。威廉继续向德洛丽丝开了几枪,德洛丽丝身体立即布上了数个枪伤,但现在的她,已经不被这副躯壳所阻止,只要她的中枢系统不被破坏,她还是一个完整的人工智能人造人。威廉坚持不懈地继续试图已枪击阻止德洛丽丝,殊不知开到最后一发的时候,枪跑火了,威廉握枪的手开了花。西部世界第二季大结局电视猫。德洛丽丝早就料到威廉会趁人之危,提前在给他的枪里塞了小圆铁,让他害人终害己。德洛丽丝和伯纳德继续前进,在熔炉中,眼前一片血红的景象让伯纳德的记忆再次陷入了断层。现在的他,正在被夏洛特审问,他被带至之前血红一片的熔炉中,德洛丽丝的躯体,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他被威胁着,要求说出艾伯纳西的控制单元所在。伯纳德有点懂了,德洛丽丝和他曾经来过熔炉,但后面,到底又发生了何事。伯纳德看着躺在地上的德洛丽丝,记忆渐渐恢复。他和德洛丽丝进入熔炉后,跟随着德洛丽丝的步伐,一起带上潜意识的装置,进入了控制系统。熔炉存在的意义,就是搜集所有游客的数据,让游客的意识成为代码,待死后,可以通过把代码植入到人造人的躯壳中,达到永生。然而,游客真真切切的意识,被复制成代码后,也为想要获得自由的人造人提供了便利。阿诺德制造了德洛丽丝,德洛丽丝被阿诺德调试时,不断学习,在阿诺德死后,她制造了新的阿诺德——伯纳德。德洛丽丝和伯纳德在潜意识世界中探索着,找到了控制这里的系统——罗根。提洛的儿子罗根,被复制成代码,成为系统的中央控制员。他带着德洛丽丝在潜意识世界中探索着,介绍着,让德洛丽丝和伯纳德了解到,人类的意识比他们想象中要感性,和简单。而他们,却可以创造更多无限的可能。在德洛丽丝沉浸在潜意识世界中的人类思维图书馆时,罗根告诉伯纳德,他在等着伯纳德给他下指示,指示他下一步该怎么做。梅芙一行人也随着人造人大军,往世外山谷前进,夏洛特等人带着武装军队也整装待发。他们截住了梅芙等人去路,企图阻止他们前进。这一路上,西斯莫对梅芙的感情越来越深。西斯莫的故事、台词,在梅芙身上获得了更多动人动情的可能性,他希望梅芙能活下去,获得她追求的自由。他让罗根和梅芙尽快走,自己亲自走向夏洛特,拖住他们的脚步。西斯莫知道,人类的世界十分残忍,武装部队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他。他看着自己的故事人物远去,满足地迎接了自己的牺牲。伯纳德了解到,福特、阿诺德并未真正地希望人造人能获得自由,只是给人造人留下了一个虚拟的伊甸园。但德洛丽丝不在乎,她的学习能力非常神速,她掌握了人类的思维模式后,便脱离了潜意识连接装置,开始进行毁灭西部世界的操作。伯纳德看见野心勃勃德洛丽丝,不能任她这样妄为,在德洛丽丝摆放好毁灭程序的启动球后,伯纳德阻止了她。他含泪,打倒了把自己制造、调试出来的人造人。但伊甸园的入口已经启动了,世外山谷的悬崖边出现一个缺口。人造人们纷纷看见了一堵直达天际的“门”,通向风景优美的另一个世界。但随着梅芙一起前进的两位接待员修理人员,作为人类,他们什么也看不见。人造人们纷纷涌进新世纪的入口,进入的瞬间,他们的躯体掉进了悬崖,但意识却保留在伊甸园中。就在梅芙打算寻找女儿安娜,一起前往伊甸园时,夏洛特等人赶到了,并带上染上病毒的克莱门汀。克莱门汀所到之处,人造人便开始失常地自相残杀。蛇女眼见克莱门汀要赶到她们这里来,立即对她出手,把克莱门汀射到。但她射到的只是克莱门汀的躯壳,她的病毒代码还存在,人造人的自相残杀行为一发不可收拾,很多来不及进入伊甸园的人造人都惨死在同类的手中。

  Roberto Patino、J·J·艾布拉姆斯布莱恩·伯克、丽莎·乔伊、乔纳森·诺兰、杰瑞·温特劳布、Carly Wray

  Gina Atwater、Jason Lanier Brown、丽莎·乔伊、Roberto Patino、乔纳森·诺兰

  Jonathan Carlos、Samantha Avila、James Bolenbaugh、Aja Kai RowleyDavid LazanDavid Meyer、Mark Robert Taylor、Kate English

  《西部世界》第二季来了!一起跟大聪进入《西部世界》更深层的解析!看懂《西部世界》第一季的这些迷思,更能体会《西部世界》第二季。

买码网| 香港白小姐六肖中特网| 神算子心水论坛高手榜| 年六合开什么| 平特一肖公式怎么算| 土豪神算六肖中特| 一统天下高手心水论坛| 红姐图库报码聊天| 十二生肖波表版2019年| 港彩论坛港彩图库|